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文章 > 伤感说说 > 不知道为啥现在总来医院

不知道为啥现在总来医院

 发布时间2019-08-29 08:16:24   热度:
那时候,来这诊治的患者多是感冒等小病小痛,但凡涉及到心脑血管病的,或者再严重点,就直接去县城诊治了。我们的工作不是太忙,只有在流感

吴乔被妻女抛弃,精神受了刺激后,把目光盯在了别的女人身上,开始尾随……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以第一人称写成。

  1

  我叫王丹,黑龙江人。1996年,我从护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乡镇医院。我们这个乡很小,一共2000多户人家。医院也比较小,医护人员加一起10个人,护士只有我和姚芬两个人。

  那时候,来这诊治的患者多是感冒等小病小痛,但凡涉及到心脑血管病的,或者再严重点,就直接去县城诊治了。我们的工作不是太忙,只有在流感的时候患者比较多,平时也就三五个病人来打针。

  一个感冒的男人过来打针,看起来应该没有50岁。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手上竟然拿着一本书!

  在这个闭塞的地方,还有人看书?我感觉很奇怪,特意多看了他几眼,和村里粗黑的汉子不一样,他看起来还有点斯文气。

  我问姚芬:“这个人是谁啊?”姚芬比我早来一年多,乡里的很多事她都知道。她悄悄告诉我,这人叫吴乔,大家都说他有精神病,间歇性发作的那种。他还是个无儿无女的五保户,平时就住在敬老院里。

  我的天,原来是个精神病!

  我突然害怕起来,他再来的时候,我给他扎针特别小心,生怕一针扎不上,他起来打我。平时患者扎上针以后,我们都回宿舍呆着,宿舍和病房隔了一个处置室,患者打完针就大声喊我们,我们再去给拔针。

  轮到吴乔来打针,我就不回宿舍了,就在处置室等着,隔一会就去看看。我怕他的药没了,万一他不知道喊,来不及拔针,精神病发作了,那可不得了了。

  吴乔前后打了5天针,感冒好多了,不再打针了。可不打针了,他却依旧来医院,来了就坐在走廊靠近处置室的椅子上。早上上班的时间就过来,待一上午,中午回去吃饭,下午上班的时间再来,待一下午,晚上就回去。

  开始几天,大家都没理会,后来发现他几乎天天来。坐在椅子上,他什么也不干,只是看着处置室,眼光深邃迷离。他好像有什么心事,又好像在思考什么,似乎在看,又好像没在看。

  我里出外进的,看见他就心里不舒服。我去找院长,希望院长把他劝走。

  院长和他说了以后,他还挺听话,不再进医院了,却搬个小马扎,坐在医院院子的树下,还是和上班的点一样,每天准时来,准时走。

  他坐在马扎上,依旧朝着我们处置室这边的方向,直盯着看。我问姚芬,吴乔以前也来医院吗?姚芬说以前也不来啊,自从打过针以后,才天天来医院的,不知道为啥现在总来医院。

  精神病人的行为总是奇怪的,一般人都琢磨不透,后来发生的事证实了,吴乔天天来,竟然是为我而来!

  2

  那天卫生局来通知,让我去县里开会,早上吃完饭,我赶9点的客车去县里。我拎着包出了医院,去不远的路口等客车。

  我走到医院大门,吴乔正坐在大门的树下,看我走过来,他立刻站起来,把马扎拿起来。我快步地经过他,走到路口的时候,回头看见他拎着马扎在后面跟着,离我有十几米的,深一脚浅一脚地紧跟着。

  我上了车,车徐徐开走了,我从车窗看过去,发现吴乔站在路边,伸个脖子,朝车的方向张望。车开了好远,他都成了个黑点,我仍然感觉,他还在张望。

  第二天我回来,下了车,发现吴乔在路口那站着,正朝车里看。看到我,他那紧张的表情一下放松了。他站在路口,我走过去,他侧了下身,等我过去后,他又慢慢地跟我到了医院。

  有一天晚上下班,我们几个同事出去吃饭,走出医院的时候,吴乔刚要“下班”,回头发现我们出去,立刻转回来,跟在我们身后来到了饭店。

  等我们吃完,发现他在外面站着,我们出来了,他又跟在后面,到了医院,我进屋了,从窗户看出去,发现他才慢慢离开医院。

  知道吴乔是为了我来医院以后,我特别恐慌,看见他就心里“咯噔”一下,天天盯着我,他到底要干嘛啊?

  天天被一个精神病这样跟着,我心里特别别扭。我去找院长,院长说:“这可怎么办呢?医院本来就是个公共场所,也不能说不让他来,何况他又没扰乱谁,又天天只是坐在医院外面。”

  直到一天,派出所的刘所长来打针,我和他也说了这个事。刘所长说吴乔没有什么过激行为,也不能把他抓起来,告诉我只能多注意安全,有什么事马上打电话。

  我爸爸知道这件事后,特意过来给我的门上安了一把暗锁,在窗户上安了铁栅栏。

  主人公留影

  后来,我们医院又来了一个男大夫,住在走廊的另一头,我这才真正感觉安全了一些。

  那时,医院的条件很艰苦,我们需要自己做饭。医院在锅炉房里给我们砌了一个炉子,做饭要点上炉子,点炉子烧煤需要一点引柴才能点起来,我就用点针盒、纸壳,有时候也会去外面捡点树枝。

  吴乔看见了,他开始给我捡树枝。树枝树条大概10厘米一段,捆得整整齐齐的,每天拿一捆,放到处置室的门口。

  他从来也不和我说话,送木柴的时候也不声不响,直接放到我的门口,然后还像没事一样,坐在外面,向屋里张望。

  这样持续大半年后,又发生了一件惊险的事,更是印证了吴乔对我非同一般的关爱。

  3

  那年初春,粮库会计的丈母娘过来打针,大夫给开的链霉素。按规定,链霉素是要做试敏的,因为链霉素过敏的比较少,我们一般都不给做过敏试验。

  谁知道,这老太太就过敏了。我的针刚拔下来,她就“扑腾”躺地下了。我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喊来大夫。

  大夫马上给打上急救针,我惊慌失措地想,这下完了,这要抢救不过来,我不得赔得倾家荡产,工作也不保啊!

  幸好不一会,老太太慢慢地醒过来了。听到消息的会计和他老婆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进来先看了老太太。

  老太太已经平稳了,正在打针。随即,会计老婆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抓住我的衣服就伸手打向我。我急忙退到院长身后,院长和大夫拉住她,都在劝她消消气。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我知道是自己的失误,连惊带吓哭得泣不成声,不停地向她赔礼道歉。余怒未消的会计老婆仍然不依不饶,大声地骂着我。

  正在这时,一块砖头突然飞过来,砸在会计的肩膀上。没有防备的会计老婆一个趔趄,撞到药架子上。

  我们回头一看,吴乔不知道啥时候来到了门口,瞪着双血红的眼睛,左手还拿着块砖头,正对着会计老婆,又要拍过来。

  会计和他家几个亲属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去把吴乔打倒在地。院长和大夫几个马上把他们都拉开,吴乔的头撞到了桌角,出了一摊血。

  我真没想到事态会闹成这样,马上打电话给派出所,不一会刘所长就来了。

  可这个事咋处理呢?精神病打人没办法让他负责任,可粮库会计打精神病就说不过去了,何况还把脑袋打破了。

  后来,派出所所长、民政所所长、敬老院院长,加上我们医院院长一起协商,决定大事化小,由会计负责给吴乔治疗,并赔偿200元钱。

  吴乔的脑袋缝合了4针,又打了3天的消炎针后,这个事就这么完了。由于光顾忙乎这个事了,我给患者打针打过敏的事也不了了之。

  吴乔7天拆线的时候,敬老院老刘也跟着过来了,看着吴乔因为缝合剃秃了的那块头皮,我不禁感觉很歉疚。吴乔走后,我让老刘跟我去供销社,我要给吴乔买两瓶罐头。

  路上,我问老刘,吴乔是怎么得的精神病。老刘说他来敬老院的时候,吴乔已经在这几年了,他这个精神病咋得的也不知道,除了有些痴,不疯也不闹,就是喜欢看小孩,尤其是小女孩。

  我又问老刘:那他在敬老院的费用谁出啊?老刘告诉我,吴乔在村里有20多亩土地,他得了精神病后,乡政府就把他的土地包出去,费用除了敬老院的费用,还能剩点零花钱。

  发生了这件事以后,乡里很多人都知道吴乔跟着我的事了,都知道吴乔是我的保镖。一些风言风语传了过来,说吴乔是花痴,爱上我了,追求我。

  各种版本的都有,有说吴乔给我写情书,还给我写诗,还有说吴乔因为追求我不成,才得了精神病的。

  乡里有些小流氓、小混混,以前看见我总是吹口哨,或者搭讪我,现在只要被吴乔发现他们这样干后,吴乔无不是像饿狼一样,捡到砖头或瓦块就打过去,有一次还误伤了一个乡领导。

  后来,我再在街上走的时候,小流氓小混混看见我,再看看尾巴一样的吴乔,他们再也不敢撩我了,却嗷嗷起哄着喊:“保镖!保镖!”

  同时,新的传言又出来了,说吴乔年轻的时候成过家,还有个女儿,他得病以后老婆带着女儿跑了,便说我就是吴乔的女儿,说吴乔认出我了,找到女儿了,要不他咋天天跟着我呢?咋对我这么好呢?

  传言传得有鼻子有眼,连我都相信了。我联想着吴乔的所作所为,越想越害怕,回家问妈妈:“我是不是捡的孩子?”

  妈妈说我有哥和姐,下面还有个弟弟,自己这一帮还不知道咋养活呢,还能出去捡孩子?再说我们兄妹长得多像啊,我怎么可能是吴乔的女儿呢?

  确定不是精神病的女儿,我才稍微放下心来。

  4

  可是,吴乔依然像个甩不掉的尾巴一样,天天跟着我,跟得我不胜其烦,又无可奈何,闹心得要命。

  我实在不想在这个医院工作了,萌生了调走的想法。我去卫生局找局长,把我的情况和他说了下,局长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答应我,尽量帮我调动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我以前的同学大刚大学毕业分配到了本地,在银行管信贷。他知道我所在的医院后,经常过来找我,一来二去,我俩恋爱了。

  大刚住在银行的宿舍,离着不远,我们经常见面,有时候他来我这里吃饭,有时候我们出去吃,有时候我俩吃完饭,顺着公路慢慢散散步。

  不过,大刚和我在一起后,吴乔不再那么偏激,也不向大刚扔砖头。有时候我和大刚去散步,吴乔就在路口等着,等我们回来,他就回去了。

  开始的时候,大刚特别反感,堵住他,警告他:“不许再跟着我们!”可是,警告有什么用?他该跟着还是跟着,一点也不惧怕大刚。

  大刚有次堵住吴乔,揪着他的脖领子就要打。我拉住他:“他是个精神病,跟他一样的干嘛啊?他已经跟我跟了3年了,管又管不了,就随他吧,他跟着还没人敢欺负我呢。”

  大刚想想也是,还说就当是个保镖了,有精神病跟着保护我,他还能放心一些。

  不知不觉,我不再害怕他了。或者说,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时光荏苒,吴乔仍然没事就来医院。天气好,他就坐在外面;下雨下雪,他就坐在医院的走廊里。他也不和我说话,在医院里也只是安静地坐着。

  我外出吃饭的时候,他还是跟着。有时候我们吃剩的菜,我都打包给他。我们拆下来的装医疗器械的纸箱子、塑料瓶,我会放到门外,跟吴乔指一下,他马上过来拿走。整理好后,他拿到敬老院,攒多了就卖给收破烂的。

  恋爱一年多后,我和大刚要举办婚礼了。他的家是隔壁乡的,离我们这边有30公里。因为结婚要去他家办婚礼,还要回娘家办回门酒,所以连来带去一共有7天时间。

  等我重新回到医院时,姚芬告诉我,那些天,吴乔每天早上来医院看一下,看我不在,就去路口等客车。每辆车过来,他都挤在车门口,看看下车的人有没有我。

  我听了这些话,心里五味杂陈,第一次有了一种心酸心疼的感觉。

  回来的第二天,我正在处置室忙碌着,吴乔开门看了一下,发现我在,立刻露出喜悦的神情。我连忙拿出一包喜糖给他,他接过糖,不停地用手摸索着。

  那天,患者很多,都在病房等着我去打针。我核对完药,在病房忙了好半天,等我再回处置室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放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

  这是什么?我打开一看,是钱!每张50元,我数了一下,一共有10张。我们的月工资才七八百,平时同事随礼也就100元,这是谁给我这么大的礼?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吴乔。

  出来后,我看到吴乔坐在大门口。我拿起牛皮信封,问是不是他的,他把头扭过去,不吭声。我断定这就是他给的,我还他,他不要,我硬塞给他,不料他扔在地上,转身走了。

  他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看他平时的行为举止有时候正常,有时候又不正常,说不清摸不准,到底是不是精神病呢?

  5

  结婚以后,我就不在医院住了。家离医院不远,医院离大刚工作的银行也不远,每天上班我俩一起走,下班他过来找我,我们再一起回。

  从这开始,吴乔也跟着我从家和单位来回走,早上我出来,他就站在门外;我到医院,他也跟着去医院,晚上我下班,他也跟着下班。

  有天我休息,快到9点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我突然想起吴乔来,他不会还在外面吧?

  我赶紧出门看看,果然,他穿个雨衣,正在大门外站着,大雨浇得他瑟瑟发抖。我看见他这个样子,一阵愧疚,又忍不住心疼,告诉他今天休息,我不上班了。

  他听见了,慢慢地回去了。从那以后,我无论去哪里,第二天休息、回娘家或者是去县里学习开会,我都会提前告诉他。

  后来,我有了女儿南南。南南稍微大点了,天气好的时候,我会把她带到医院里,孩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吴乔就坐在大树下。我抬眼看看南南的时候,发现吴乔也在看着她,满面笑容。那是一种慈爱的笑容。

  等到南南上了幼儿园后,吴乔又跟我每天去送孩子接孩子。南南感觉到总有这么一个人跟着我们,便奶声奶气地问我:“这个爷爷,他为什么总跟着我们啊?”我告诉女儿:“这个爷爷是在保护我们呢!”

  有不太了解我们的人,天天看见我们一起走,就问我:“王护士,这个人是你亲属吗?”我说:“是的,是我二叔!”

  2006年的秋天,有一天上午,我往窗外看去,第一次发现吴乔没在。他今天怎么没来呢?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有心发现他没来“上班”,莫非有病了?

  等到下午,吴乔还是没有来,我突然觉得心神不定。晚上下班后,我让大刚陪我到敬老院去看看。

  这是我第一次进敬老院,乡里的五保户不是很多,住在这里的人也就六七个。大概有五间房,吴乔住在最里面的一间房子,屋里是一铺炕,凌乱不堪,纸壳塑料瓶堆了一地,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整个屋黑乎乎的,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我几乎被熏倒。吴乔盖着一床看不出来颜色的被子,躺在炕上,不时地呻吟。

  看到我们来,旁边房间的陈大爷过来说,他今天早上就感冒了,好像发烧了,已经吃了药了。

  我看着吴乔,脸色通红,看样子烧得不轻。我摸了下他的额头,最少得有39度,不行,得马上给他打针。

  我和大刚返回医院,拿了输液需要的药品,又来到敬老院。给吴乔打上针以后,我让大刚先去接孩子,再回家做饭,我在这陪吴乔一会。

  吴乔在炕上躺着,我看着他,这还是十年了,我第一次近距离地和他在一起。他已经老了,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也是沟壑深深。我突然感觉他仅仅是个寻常的老人而已,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老人。

  我又给吴乔打了一针。他好多了,不发烧了,管理员给他把炕和火墙都烧得很热,屋里暖和不少。

  趁着他打针,我和管理员把屋里打扫了一遍,把地下的纸壳和塑料瓶等废品都收拾到敬老院的外面,垃圾也都清理出去了。擦擦灰尘,拖拖地,屋里整洁了很多。

  我给吴乔买了新被子,买了套新内衣,又把老公不穿的衣服,给他找了几套。这次去,我给吴乔彻底打扫了一遍,把他那脏得像打铁一样的被子给扔了,破衣服、烂裤子,也都给他清出去了。

  经过这么一收拾,打开窗户,通通空气,他和房间一样,全都焕然一新。

  6

  吴乔好了以后,依旧来医院报到。南南的幼儿园放学早,我都接她先到医院等着我。南南会在院子里蹦蹦跳跳,背儿歌背古诗。每当这个时候,吴乔都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儿,露出慈爱的笑容。

  南南上小学后,由于乡里的学校都离得不远,从她上二年级开始,我就不再接她送她了。南南放学后依然会来医院等我,她先写作业,等我下班再一起回家。

  吴乔开始跟着南南了。每到放学时间,他都等在学校门口,南南前面走,他就后面跟着。南南中午上学,他跟着到学校,晚上再跟着她放学,一天四趟,雷打不动。

  他走路已经很缓慢了,腿好像也没有劲,总有种蹒跚的感觉。

  吴乔老了。

  我做好吃的,一定先盛出一些给他留着。每年过年,我都会包好饺子,让南南先给他送过去。隔段时间,我都去他那里,给他打扫一下,把他的衣服床单都拿回家,洗完再给他送过去。

  新鲜的菜、水果上市了,我也先给吴乔买一些。过节我也会给他买点好吃的,每次看见这些,他也会露出笑容。

  2009年,我在这所乡医院工作了13年,院长换了三任,我也由当年的小护士,晋升到主任护师。认识我的人都开玩笑说我是“三朝元老”,而敬老院也重新翻建了,院长也换了几任,但因为吴乔的原因,我和他们的关系都很熟。

  7月的一天,敬老院的新院长老张打电话给我:“吴乔摔倒了!”

  ldquo;摔倒了?怎么摔的?严重不?”我急忙跑过去,发现他已经昏迷了。我发现不好,马上喊来大刚,大刚开车把他送到了县医院。

  到县医院一检查,发现吴乔是脑梗塞,大脑中动脉主干栓塞导致小面积脑梗死,病情比较严重,好在发现得早,及时住院治疗,还有得救。

  乡里派了个陪护的,我也陪了三天,没有危险了,我才回家。

  吴乔住了10天就出院了,回来后有点半身不遂,走路一瘸一拐,非常吃力,可仍然每天来医院。

  我告诉他别再来了,我会经常去他那收拾一下,可他还是会经常步履蹒跚地来到医院。他走路那么艰难缓慢,每次看见他,我都忍不住有点心酸。

  有一次,我去敬老院给吴乔收拾房间,发现了他经常看的那本书。这本书旧得都掉了角,我好奇地打开翻翻,忽然发现里面夹了一张旧旧的黑白照/。

  这是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里面有年轻时期的吴乔,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抱着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

  看来传言是真的!吴乔真的结过婚,还有个女儿。这么说,吴乔跟随我20年的谜团算是揭开了,他很可能把我妄想成了他长大的女儿,可他的老婆孩子都哪去了呢?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转眼到了2016年。这几年,吴乔由于身体不好,已没有办法总是出现在乡医院门口了,换成我时不时去敬老院照顾他。

  大家都说我是活雷锋,乡政府的宣传干事还让我组织材料,给我申报道德模范,我谢绝了。我照顾吴乔并不是为了当什么模范,也不是为了出名,他比我父亲还年长几岁,我就当捡了个“爹”吧。何况,吴乔也不用我怎么照顾。

  2018年的6月,吴乔再次摔倒住院。他的血栓又加重了,打了一个月的针,才算稍微好转了。7月2日,天气特别晴朗,我去敬老院给他打扫房间洗晒床单。在我临走时,吴乔拿出一个存折,示意要给我。

  我看见存折里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每一笔存款,每笔从来不超过500元,总额是5万元。这得要攒多少年啊!我看见这个折,眼泪流了下来。

  我把存折塞给吴乔,悄悄告诉他:“这个钱谁也不要给,自己留好,趁身体还行的时候,花在自己身上。要是将来哪天实在没挺过去,我来送你走。”我说完,吴乔的眼泪掉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得了我的承诺,身体复原之后,吴乔的状态好了起来。天气好的时候,他就拄着拐棍去医院“上班”。我抬头看他时,他就咧着掉了牙的嘴,笑得阳光灿烂。

  我知道,这20多年的相互守候,让我们之间已经有了浓浓的亲情,成了不是亲人的亲人,成就了一份难得的父女之缘。

分享家规则

1、第一分享家好处是什么?

1)文章会挂上你的二维码提高爆光率

2)分享出去的文章你就是作者

3)将会获得网站金币

4)首页推荐快速加粉丝

5)像公众号一样传播你的文章

2、如何成功激活分享家?
任何微信搜索用户都可以成为分享家,您只要把任何一篇文章成功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必须是微信朋友圈,分享到其他平台是激活不了的哦),系统就会立即自动激活您成为分享家。
3、如何成为第一分享家?
第一分享家是分享家族中最高荣誉,在分享家族中分享同一篇文章贡献值最高的用户就是该文章的第一分享家。
4、怎样统计我的贡献值?
贡献值是来自您分享文章到微信朋友圈好友的访问量,访问IP次数越多,贡献值就越高。同样您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您分享的文章,其贡献值也是属于您的。朋友帮您转发的越多,您的贡献值就会更高。